言情小说园 > 女生言情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175章 龙慕宸,已经输了
    “少奶奶,你和少爷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管家走进来,看到我满脸愤怒的样子,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瑞瑞回来了吗?”我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,看着管家皱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这几天要训练,都不会回到别墅,少奶奶要是想念小少爷了,我立刻给学校那边打电话,让你和小少爷通电话?!惫芗铱戳宋乙谎壑?,不由得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立刻摇头道:“不用了,管家,你先出去吧,我想要休息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好,少奶奶要是有什么需要,一定要和我说?!惫芗乙∫⊥?,离开来这里。

    管家离开之后,我便将自己的身体抛到床上,想到龙慕宸阴邪鬼魅的样子,我的心,到现在都还有些被揪住了。

    龙慕宸大概已经知道龙慕渊还活着的消息,也知道,龙慕渊一直在攻击他的公司,龙慕宸会怎么对付龙慕渊?龙慕渊有把握战胜龙慕宸吗?

    我有些烦躁,现在我已经被困住了,也不知道……究竟要怎么做,才可以帮到龙慕渊。

    龙慕渊,你答应过我,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,你就会和我结婚,我一直都记着你说这句话的,你不可以忘记的……不可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被龙慕宸关在房间里,被关了三天,都没有办法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直到秦泷过来,将萧老爷子已经在昨晚抢救无效死亡,我整个人都蒙住了。

    萧老爷子……死了?

    “是被人谋杀的吗?”我让自己冷静下来,看着秦泷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他的身体状况,心脏衰竭死亡,不是被人谋杀的,我和你说过,萧老爷子的情况很不好,昨晚突然发作,被送进手术室的时候,心脏就停止了,医生抢救了一个多小时,最终还是没有任何复苏的可能?!?br />
    秦泷目光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所以就这个样子死了?我的爷爷……死了?!?br />
    我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,坐在不沙发上,看着桌上的杯子发呆。

    看着我这个样子,秦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他走到我的身边,身姿挺拔如青松。

    “你要过去看看他吗?最近龙慕宸没有时间管你了,他现在自顾不暇?!?br />
    “要?!?br />
    我要去看萧老爷子,看他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秦泷带着我下楼,门口却又保镖拦住我和秦泷两个人,不让我们两个人出去。

    “让开?!鼻劂褚徽帕陈呛?,手中拿着一个手枪,阴冷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少爷有命令,少奶奶不可以离开别墅?!?br />
    守在门口的保镖,似乎不为所动,对着秦泷淡漠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让开?!蔽铱醋耪庑┍o诘亩?,眉心微微皱了皱,不耐道。

    龙慕宸已经关了我有三天了,现在还想要怎样?“

    “少奶奶,没有大少的命令,我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就凭你们,能够困住我?我想要离开这里,不需要得到龙慕宸的答应?!?br />
    我抓过秦泷手中的手枪,将枪口抵在那个说话的保镖身上。

    那个保镖大概没有料到我突然会做出这个举动,一时之间被我的动作吓到了,一动不动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说,都给我让开,否则,我手中的枪,可是不会留情?!蔽颐衅鹧劬?,眼眸微冷。

    “都下去吧?!?br />
    那几个保镖,似乎还是不敢让开,我看着这些固执的保镖,想着是不是真的要我开枪,他们才肯离开的时候,管家从楼上下来,对着那几个保镖挥手。

    那几个保镖看了管家一眼,不敢说什么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少奶奶想要去做什么,就去做吧?!?br />
    管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摇头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头发花白的管家,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,我总觉得……管家好像是知道什么一样,他给我的感觉……很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走吧?!鼻劂窦铱醋殴芗曳⒋?,似乎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我将手枪还给秦泷,跟着秦泷离开龙家。

    萧老爷子现在正在医院,萧家的人都在医院,估计是要开始争遗产了。

    萧家在帝国的地位还是挺大的,财力雄厚,现在萧老爷子死了,那些人,肯定是要争夺萧家的财产。

    我和秦泷过去的时候,秦泷告诉我,那些都是我的大伯叔叔和姑姑,几个光鲜亮丽的人,在萧老爷子的病房外面,不是悲伤自己父亲的死亡,而是在问律师,萧老爷子的遗嘱什么时候公布。

    我过去的时候,萧媛正在里面,对着萧老爷子的遗体哭泣。

    我看着龚子柔的样子,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龚子柔也看到了我,她豁然起身,脸上带着淡淡的不悦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过来看看萧老爷子罢了?!?br />
    我看着拦着我,不让我过去的龚子柔。

    “萧家和龙家虽然有交集,但是还没有熟到这种时候,大少奶奶还是请回?!?br />
    我看着龚子柔,刚想要发火的时候,一边的秦泷,拿出一张报告书,对着周围的人说道:“这个样子,你们还说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秦泷手中拿着的是我和萧爵的dna报告。

    萧爵曾经在医院保留有自己的血,只要和我的做一个检查,就知道,我是不是萧爵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一个方脸,看起来格外威严的中年男子,将秦泷手中的dna报告拿过来。

    抓过来看了一眼之后,面色微冷的看向了我和龚子柔。

    “大伯,你不要相信薛澜清,这些东西,都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想要说是伪造的吗?”一道凉凉的声音,在人群中响起,我看过去,竟然看到一身黑衣的龙慕渊,他戴着宫洺的面具,但是我知道,他是龙慕渊。

    “洺,你来了?!惫ㄗ尤峥吹焦瑳持?,立刻朝着龙慕渊走去,伸出手,便要抱住龙慕渊的手臂。

    看着龚子柔的动作,我死死的盯着龚子柔,龙慕渊抬起眸子,低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外人或许听不出来,龙慕渊为什么笑,可是我知道。

    我有些羞恼的瞪了龙慕渊一眼。

    龙慕渊见我这个样子,懒洋洋道:“龚子柔,还想要装到什么时候?是你自己现在主动承认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洺,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,什么龚子柔?”

    龚子柔的手被龙慕渊推开之后,一张脸变得异常难看,她看着龙慕渊和我,故作冷静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?!绷皆ɡ浔亩⒆殴ㄗ尤?,将手放在自己的面具上,缓缓的将面具摘掉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的动作,心都跳到嗓子眼了,龙慕渊竟然在这个时候,将自己暴露在人前?龙慕渊究竟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我张口想要叫龙慕渊的时候,龙慕渊却已经将面具扔到地上,看着龚子柔惊讶而惶恐的目光,龙慕渊径自的朝着我走进,亲昵暧昧的搂住我的腰身,表情邪冷道:“怎么?是不是还想要继续伪装?嗯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龙慕渊?你不是宫洺?你竟然……不是宫洺?!惫ㄗ尤嵩诳吹搅皆ǖ牧?,像是看到魔鬼一样,身体不停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看着龚子柔的表情,龙慕渊冷嗤道:“你想要做什么,我一清二楚,可惜了,龚子柔,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原来……我一直被你们耍的团团转,可是……我还没有输?!惫ㄗ尤嵬蝗幌袷欠枇艘谎?,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疯狂大笑的龚子柔,我的心中莫名的带着些许不安。

    龙慕渊将一切都设计好了,龚子柔最终被警察带走了,在被带走的时候,龚子柔发出一声尖锐而带着诅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薛澜清,我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,我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?!?br />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听到龚子柔用这种充满着恨意和阴暗的声音说话,我的心脏,莫名的一阵紧缩,像是被人用刀子割开一样,特别的疼。

    我盯着龚子柔离开,手却已经因为僵硬的缘故,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龙慕渊上前,轻轻的搂着我的腰身,将下巴抵在我的肩窝的位置,对着我沉沉安抚道:“别怕,我在这里?!?br />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这个样子,真的没事吗?”我仰头,看着龙慕渊那张俊美甚至好看的脸询问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这么迫不及待的表明自己的身份,让所有人都知道,龙慕渊没有死,真的好吗?

    龙慕渊目光幽暗的看着我,掀唇道:“龙慕宸,已经输了?!?br />
    什么?龙慕宸已经输了?

    后面我才知道,龙慕宸,真的输了。

    在和龙慕渊的战斗中,龙慕宸输的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龙慕宸的公司,被龙慕渊掌控,龙慕宸多年培植的势力,也被龙慕渊给瓦解了。

    龙慕宸,什么都没有了,龙家,再次回到了龙慕渊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龙慕宸……被抓走了。

    原因是龙慕宸的公司进行非法的行为,证据充分。

    就像是当初龙慕宸陷害龙慕渊一样,龙慕宸现在也被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在龙慕宸被人带走之后,我回到龙家,却发现,龙瑞不见了。

    瑞瑞?不见了?

    是不是因为龙家变天了,瑞瑞才不见的。

    “瑞瑞去哪里了?”我看着管家,抓住管家的手臂问道。

    龙瑞肯定误会了我什么,他会误会我和龙牧眼联手,对付龙慕宸。

    龙瑞毕竟是龙慕宸的孩子,他要是这个样子想?要怎么办?

    “今天大少被带走的时候,少爷听到了,他之前上楼去的,然后……佣人就说,小少爷没有在房间,我已经派人去找了,到了现在,都没有找到小少爷?!?br />
    “龙慕渊?!?br />
    我扭头,看着站在我身后的龙慕渊,神色焦灼道。

    龙瑞是我最喜欢的孩子,我不想要龙瑞误会我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喜欢那个孩子?”听到我这么关心龙瑞,龙慕渊的脸色带着些许的难看,他冷冷的皱眉,深深的看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,抿唇点头道:“是,我喜欢龙瑞这个孩子,我将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,我们那个孩子,要是还在的话,应该和龙瑞一样大,所以,我想要?;ち??!?br />
    我红着眼睛,上前抱住龙慕渊的腰身道。

    我的那个孩子,要是还在的话,和龙瑞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好几次,我都希望,龙瑞是我和龙慕渊的孩子,我太想念我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找到他的?!?br />
    龙慕渊脸色虽然很不好看,却在听到我的话之后,将嘴唇移到我的耳廓的位置,轻轻的咬着我的耳垂道。

    我仰头,看着龙慕渊俊美好看的脸,眼泪不由自主的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龙慕宸,后面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龙慕宸这个男人,不会善摆甘休的,所以……我会让他死在监狱里?!?br />
    龙慕渊冷下脸,目光阴暗冷酷道。

    听到龙慕渊的话,我的心口一阵颤动。

    在豪门世家里,似乎从来就不存在什么亲情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,喉咙涌动着一股难受和酸涩。

    龙慕宸虽然诡谲莫测,说到底,却也是救了我很多次。

    “你心疼了?”见我露出这种表情,聪明如龙慕渊,怎么会看不出来?

    他掐住我的下巴,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“他毕竟救了我?!?br />
    “我想要去看看他?!?br />
    “不许?!绷皆ㄒ惶乙タ戳藉?,原本就难看的俊脸,此刻更是泛着一股阴冷鬼魅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哼出一口气,不悦的扫了我一眼,眉宇间带着浓郁骇人的寒气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这个样子,头疼不已道:“龙慕渊?!?br />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许?!?br />
    说完,龙慕渊便松开我,大步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看着生气的龙慕渊,我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下午的报纸,便开始播报龙氏集团换主的新闻,还有龙慕宸被抓起来的新闻。

    龙慕宸在被抓走的时候,我并不知道,我坐在客厅,看着新闻上的画面,看着龙慕宸那张清隽冷漠的脸。

    就算是被警察带走,龙慕宸脸上的表情,依旧还是那个我熟悉的龙慕宸,带着冷冽和冰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我呆呆的看着画面中的龙慕宸,艰涩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或许我真的是……有些心软吧。

    毕竟,他是龙瑞的父亲,我对龙慕宸,多少还是有些愧疚和不忍心。

    佣人将饭菜弄好之后,我一个人坐在餐桌上,看着空荡荡的餐厅,有些食不知味,便起身对着一边的管家问道:“龙慕渊呢?”

    “二爷正在楼上的书房,少奶奶要上去叫他?”

    我从龙慕宸的妻子,变成了龙慕渊的妻子,这一个转变,在龙家这边似乎没有什么影响一样。

    我垂下眼眸,点头道:“我上楼去看看龙慕渊?!?br />
    说着,我将嘴巴擦拭了一下,便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我过去的时候,书房的门,没有关上,龙慕渊就坐在办公桌上,电脑的荧幕一闪一闪的,让龙慕渊那张俊美的脸,显得异常的迷离甚至妖媚。

    我走道龙慕渊身边的时候,龙慕渊抬起眸子,看了我一眼之后,便又将目光移开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个小气的男人,现在是正在生气了。

    我转了转眼睛,伸出手,大胆的坐在龙慕渊的大腿上,双腿岔开,这个姿势,显得有些暧昧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手,放在我的腰间上,邪冷的挑眉道:“怎么?想要了?”

    我一听,脸颊微红的看着龙慕渊,抬起手,摸着龙慕渊俊美甚至好看的脸说道:“你还在生气?”

    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,龙慕渊正在生气,因为我对龙慕宸的恻隐之心,所以龙慕渊很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?”龙慕渊懒散的摸着我的大腿,冷淡道。

    我将嘴唇凑近龙慕渊的唇瓣,轻轻的咬着龙慕渊的嘴唇,讷讷道:“龙慕渊,我错了还不行?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龙慕宸?”龙慕渊目光阴暗的盯着我,一双泛冷的寒眸,透着些许骇人而冰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听到龙慕渊这个样子说,我的后背,不由得一寒,我推开龙慕渊的身体,生气的便要从龙慕渊的身上起来,龙慕渊见我这个样子,抓住我的手腕,不让我离开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以为我薛澜清是什么?是水性杨花还是什么?”我气鼓鼓的瞪着龙慕渊,生气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一把抓住我的手,将我按在桌上,男性精壮的身体,覆在我的身上,有些沉,我有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他妈的要是敢喜欢龙慕宸,老子就杀了他?!?br />
    “你起来,沉?!蔽铱醋帕皆ㄉ逼谔谟职缘赖难?,心中甜丝丝的。

    他却掰开我的双腿,将手伸进我的裙子底下,暧昧的揉搓着。

    被龙慕渊用这种煽情又撩人的动作对待,我忍不住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……你……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要我了?”龙慕渊将俊脸贴在我的耳垂的位置,邪肆撩人的对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被龙慕渊用这种方式对待,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我弓起身体,想要渴求更多,一双带着薄雾的眼睛,只能无助的看着龙慕渊。、

    我的身体,已经被龙慕渊调教的非常敏感,每次龙慕渊碰我,我都没有办法……拒绝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这个样子的你,最漂亮了?”龙慕渊解开自己的皮带,咬住我的嘴唇,手却掐住我的胸部。

    “疼的?!蔽冶涣皆ù糯致车亩鞔碳ち松窬?,双眼微红的叫着龙慕渊。

    龙慕渊却喜欢我这个样子叫,他将身体挺进我的体内的时候,有些涨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……疼?!辈恢朗遣皇且蛭挥泄嗟陌Ь徒氲墓叵?,我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扭动着身体,让龙慕渊出去。

    “很快就没事了,在忍一忍?!绷皆盼业牧臣?,声音清浅而嘶哑道。

    我忍着那股疼痛,任由龙慕渊慢慢的进入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有些疼,肚子……

    “疼……龙慕渊……我肚子疼……”在龙慕渊就要整个进入的时候,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龙慕渊被我的尖叫吓到了,以前我就算是在怎么疼,也不会发出这种痛苦的声音,龙慕渊立刻退出我的身体,拉好拉链,抱着我说道:“哪里疼?!?br />
    “肚子……肚子疼……”我靠在龙慕渊的怀里,手指泛白的抓住龙慕渊的衣服。

    是真的疼……在刚才龙慕渊想要进入我的身体的时候,我感觉肚子好疼,那种疼痛,很奇怪。

    我感觉有液体从我的双腿滑落,我难受的低下头,在看到滴在地板上的鲜血之后,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血……龙慕渊,我流血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来大姨妈了?”龙慕渊看到那些妖冶的红色液体,也有些被吓到了,他将我整个人抱起,走出书房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我茫然的看着龙慕渊,龙慕渊不说,我自己都要忘记了,我已经有很久没有来大姨妈了,上一次来大姨妈是什么时候?

    我想到自己和龙慕渊的几次缠绵,虽然当时龙慕渊为了隐藏身份,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,但是我们还是上过几次床,我和龙慕渊都没有做措施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……流产了,龙慕渊,你这个混蛋,我都说不要了……我的孩子要是死了,我要你好看?!?br />
    我抓住龙慕渊的衣服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那个孩子还没有找到,要是这个孩子又没有的话,我绝对要龙慕渊好看。

    龙慕渊看到我哭,慌张的摸着我的脸颊道:“好,我是混蛋,乖,不哭了,不哭了?!?br />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我咬住龙慕渊胸前的衣服,怎么都没有办法止住自己的哭泣。

    龙慕渊有些无力的看着我,医生很快便过来了,龙慕渊让医生给我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在医生给我检查身体的时候,我一直看着医生,手放在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医生将手从我的手腕拿开的时候,龙慕渊阴着脸,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“二爷……少奶奶这是见红的现象,我给她打一针就好,另外……孩子才两个月,不宜行房,你们刚才是不是……”医生是一个青年,脸色微红的看着龙慕渊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脸一热,低下头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这种羞人的事情,我怎么敢说。

    “嗯?!绷皆ǖ故谴蠓匠腥?,他坐在我边上,抱住我道:“我不知道她怀孕了,需要用什么姿势,才不会伤到孩子?!?br />
    “要是二爷实在是忍不住,可以找别的女人发泄,或者……等孩子稳定之后,现在不能做这种事情,否则,这个孩子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她打针?!绷皆ǖ拿佳弁缸诺谋╈?,医生被龙慕渊身上那股异常骇人的气息吓到了,也不敢多说什么,慌张的给我打了一针,嘱咐我不要吃辛辣什么的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医生离开之后,龙慕渊抱着我去洗澡,看着我双腿上的鲜血,龙慕渊的一张脸,泛着我看不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见他一直盯着我的双腿看,有些羞涩的想要挡住。

    龙慕渊却拿开我的手,将头靠近我的双腿间,用舌头轻轻的舔着我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?!蔽冶涣皆ǖ亩飨诺搅?,刚才医生都说了,我现在不可以行房,龙慕渊还对我做出这种事情,我被吓到了,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浴室的水蒸气慢慢的涌上,迷糊了我的眼睛,我看不真切此刻龙慕渊的样子。

    龙慕渊用手轻轻的婆娑着我的肌肤,带着异常暧昧和缱绻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对不起,我不知道?!?br />
    他在自责,因为刚才不小心差一点将孩子弄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