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我表白失败了!

    “那丫头可不是个省油的灯!”沈少谦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,“长得就是狐狸精的模样,惯会装模作样迷惑男人,让人为她花钱,全南城有多少富二代着过她的道?陆少我奉劝你,别把她留在身边?!?br />
    “沈少,看来你对乔希的怨念很大啊,这倒是让我更加好奇,难道你也被小狐狸迷惑过?”唐景宸八卦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看不上她,只是……她勾搭过我弟弟?!?br />
    “少综?”

    “嗯。一年前少综还在念高中,就被那丫头勾得五迷三道的。留学也不想去了,非要跟她上同一所大学,还说毕业之后就要把她娶回家。我爸当然不同意他跟一个声名狼藉的养女在一起,硬是把他提前送出国留学,还让我拿笔钱去解决掉!”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是你们家棒打鸳鸯啊,跟人家有什么关系?”唐景天反问。。

    “关键就在于我拿了钱给她,她二话不说就接受了,还主动答应从今以后都不会再跟少综见面。拿了钱那天晚上,我撞见她在夜店陪几个男人喝酒,甚至第二天又火速勾搭了另一个公子哥,肯定是早就是脚踏两条船了!少综现在还一片痴心念着她,可那丫头根本就没对我弟弟认真过,只把他当做用完就甩冤大头?!鄙蛏偾叻叩?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还派人调查过,那丫头从高中以来,勾搭过的男朋友数以十计,全都是有钱有势的!乔家又是那副公然卖女儿的尿性,在圈子里谁不知道她是给钱就能睡的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一个刚成年的小丫头情感史比我还丰富!”听完沈少谦的话,唐景天自叹不如,“不过……咱们陆少的情况不就需要狐狸精吗?还是越会勾引男人越好的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那丫头私生活混乱,早就不干不净了,陆少应该看不上那种吧?”

    沈少谦说着,看了一眼身边陆雴霄的脸色。

    然而后者只是轻轻晃着指尖的红酒,满脸的沉静冷漠,仿佛那两人谈论的是跟自己无关的事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手边的电话响了,陆雴霄瞥见是乔希的号码,眼眸似乎有情绪微微一闪,随即快速没入深沉如海的眼底,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任由铃声响到最后一个自动挂断前,修长的手指才拿过手机接起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那头就传来女孩甜美软糯的声音:“姐夫,你在公司吗?我……有点事想找你?!?br />
    “不在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乔希拧着眉头,正想着下句话该怎么问,又听电话那头道:“皇天会所顶层,过来!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仿佛在跟下属下达命令,说完就挂了。

    听这口气乔希有点想翻白眼,但是一想到自己还有任务,也只能朝他说的地址奔过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女孩匆匆赶过去,刚到门口就被拦住。

    她没有贵宾卡连门都进不去,更别说上到顶层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是来找人的,我找陆雴霄!”乔希道。

    然而,门口的保安打量了她一眼,却轻笑道:“你说你认识陆雴霄?骗谁呢?像你这样的女孩我见得多了,不就是想混进去捞金主吗?”  “谁想混进去捞金主了?我真的认识陆雴霄,他是我姐夫?!鼻窍G康鞯?。

    “你说陆雴霄是你姐夫?呵,我还说他是我孙子呢,你信吗?”

    那个保安一看乔希身上不上档次的衣服,就断定她跟上流人士扯不上关系。

    再看女孩的长相和身材,对方说话语气更加轻?。骸肮龉龉?!真想勾搭有钱人就去后门报名,做应招兔女郎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想毫不客气地将乔希推出去。

    结果这时候,一个声音制住了她:“这是我叫来的人!”

    说话的男人一身熨烫妥帖的白色西装,眉目俊朗,一双迷人的桃花眼邪魅肆意,看女人的时候总带着些轻佻。

    看到他,乔希脸色有微微一变,随即还是推开面前的保安,朝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乔希,好久不见!”沈少谦道。

    走到他面前,乔希眨眨眼睛,装傻:“我们之前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“拿着我弟弟的分手费转头就勾搭其他男人,如今更是攀上了陆大少,你当然不希望记得我了!”沈少谦轻蔑地看了她一眼,“也不希望我跟陆少提起你以前的事吧?”

    闻言,乔希放在身侧的手有微微一紧。

    她怎么没想到,这个沈少谦跟陆雴霄是好朋友?

    切,提又怎么样?反正自己问心无愧!

    那男人带着乔希并不是坐上去顶层的电梯,而是先去了一楼的换衣间,随手拿了一套性感的兔女郎套装给她。

    “换上吧,这衣服挺配你的!”

    乔希又怎么会听不出来那男人的嘲讽,并不接:“陆雴霄在哪儿?我是来找他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不就是想勾引陆雴霄吗?正好换上这身衣服,看看他会不会对你有兴趣?!”

    “无聊!”

    乔希不想跟他多纠缠,就要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她摸出手机正准备给陆雴霄打电话,谁知道却被沈少谦一把抓住了手:“我警告你,陆少是我的好兄弟,你给我离他远一点!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凭什么对我不客气???”

    “就凭我知道你勾三搭四的劣根,凭我是沈少谦!”

    乔希挣扎不过那男人,狡黠的眼珠子一转:“说我勾三搭四是吧?好!”

    女孩干脆停止挣扎,就用没被沈少谦抓着的那只胳膊,狠心往肩膀上一撕,本就单薄的T恤瞬间被扯开一个口子,露出肩膀上过于白皙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做什么?”沈少谦被她突然的动作怔住。

    谁知乔希勾唇一笑,转头就大喊:“救命啊,有色狼非礼??!”

    “喂,你别胡说!”

    沈少谦闻言皱着眉头,想要去捂住乔希的嘴,结果那女孩奋力挣扎,踢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沈少谦突然松手,乔希也因此整个人失重往前跌去。

    不过她并没有摔倒,而是撞进了一个坚硬宽广的胸膛。

    抬眸看见某人冷漠的俊脸,乔希顿时像是看到了亲人一般:“姐夫,我被人欺负了!”

    小姑娘两只手紧紧拉着陆雴霄的衣袖,小嘴一瘪,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,一秒切换成刚被欺凌过的小白兔模样。

    这演技……看得沈少谦目瞪口呆:“陆少,你别被她骗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