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9章 厉觉番外 背叛?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,倚在窗前,顾盼心情忐忑紧张,拨厉靳南的电话。

    厉靳南正在开董事会议,因为目前一个预审资格文本不尽他意,脸色阴沉正在发火。

    放在纯白色办公桌上面的手机忽然震动,厉靳南低沉阴鸷的声音戛然而止,冷眼看去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面的董事和高管们个个正襟危坐,直冒冷汗,心底却在想是哪个倒霉蛋这个时候给厉总打电话,活触霉头!

    谁知道,厉靳南本来铁青的脸色乍然柔和下来,看的所有人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正打算接电话,厉靳南顿了一下,抬眼朝着下面的人看去,脸色又恢复了铁青,阴霾道:“重新制定这次的预审资格文本,要是再做出这样的垃圾,你们就趁早滚蛋!”

    看着手机上‘盼盼’两个字,厉靳南弯了弯唇,接起电话朝着会议室外面走去,声音却依旧冷清:“喂?”

    顾盼听到厉靳南那冷漠的声音,更加紧张,深吸一口气,轻声说道:“厉先生,我是顾盼?!?br />
    电话对面的男人哦了一声,清冷的声音里面忽然带上了一丝不悦,“我说过,轮辈分你要喊我叔叔,我希望下次不用我再提醒你?!?br />
    这霸道总裁的即视感,让顾盼呼吸一滞,赶紧的喊道:“厉叔叔?!?br />
    厉靳南冷言,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厉靳南看不到,顾盼笑的复杂,“关于您要向我道歉这件事……我感觉没有必要的,您是无意之举,而且当时您也道过歉,所以今天下午就算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顾盼的一大堆话,立马得到厉靳南毫不犹豫的拒绝,“不行?!?br />
    顾盼抿了抿嘴唇,声音温和,听起来很舒服,“真的没必要的,说起来我还要谢谢您昨天帮我?!?br />
    顾盼说的是客套话,哪料到对面男人忽然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刚好,今天下午你当面向我道谢?!?br />
    顾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……这人怎么这样?!听不出这只是客套话吗?!

    顾盼正在风中凌乱的时候,厉靳南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,“其实,我是想让厉梨向你道歉,昨天她的宠物吓到你,是她的错,难辞其咎?!?br />
    顾盼声音僵硬,“没关系,她只是一个小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厉靳南的声音蓦然认真严肃,“你错了,正因为她是孩子,所以才不能纵容她。盼盼,今天下午你一定要来?!?br />
    听到盼盼这两个字,顾盼晃了神,鬼使神差的回答了‘好’

    反应过来,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了。

    厉靳南很满意,声音也不再那么冰冷,“今天下午两点,华尔街瑞顿咖啡厅,不见不散?!?br />
    顾盼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哭丧着脸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顾盼扑到床上,将自己的小脸全部埋进枕头里面,心里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昨天她见他本人虽然很紧张但是也很淡定没犯花痴??!怎么就忽然被厉靳南的声音给勾了魂呢?

    但是不得不承认,厉靳南的声音很好听。

    回想到厉靳南那声‘盼盼’,性感沙哑,顾盼的小脸,忍不住红了红?! ∠挛缫坏?,华尔街瑞顿咖啡厅。

    钢琴声悠扬,柔和的灯光,复古的雕花地毯和水晶吊灯,咖啡香气在空气中蔓延。

    落地窗前,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面色清冷的坐在那里,幽深的眼神透过玻璃窗朝着外面凝望,透过那车水马龙,等着一个女孩儿。

    咖啡温热,袅袅烟气腾起,他眼睛依旧看着窗外,只是修长的手指拿着银质的咖啡勺,搅了搅。

    坐在他旁边的一个小女孩儿,穿着红黑色的格格裙子,扎着高高的马尾,七八岁的模样,眼睛大大的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但是和男人的优雅清冷不同,女孩儿一脸生无可恋,包子脸皱成了一团,脑袋搁在木制的桌面上,一直叹着气,搅着咖啡的小勺子时不时的碰到青瓷咖啡杯,银勺和瓷器发出刺耳的声响。

    厉靳南拧眉,低沉的声音里面带上了一丝不悦,“厉梨!”

    厉梨动作瞬间僵住,先是不满的嘟了嘟嘴,抬头看向厉靳南的时候装出一副乖巧可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厉靳南低斥:“搅咖啡不能发出声响,你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不懂了吗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嘛!只是人家太无聊了!”厉梨吐了吐舌头,嘴上开始抱怨起来,“三叔叔,你明明约的两点嘛,为什么要早来一个小时!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!够她在家打两盘王者农药!

    厉靳南面无表情,“和别人约见,只能早到不能迟到?!?br />
    厉梨嘁了一声,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装什么装嘛!明明是每次别人等三叔叔等了好久,三叔叔不是在悠闲的喝咖啡就是放别人鸽子!现在还来教她?!其中肯定是有什么猫腻!

    她不禁对大伯母的侄女好奇了起来。

    另一边,顾盼也是抱着同样的态度,想要提前到,早来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顾文峰开着车,载着顾盼和顾唯一。

    顾唯一上午的时候和顾文峰在公司,说是跟着来是顺路的,等顾盼见完厉家的人以后他们就直接回家,其实顾盼心里面怎么能不清楚,顾唯一是为了厉靳南而来的。

    反正她不介意。

    香槟色的宝马车在咖啡馆前停下,顾文峰忍不住再次对自己的两个女儿告诫,“一定要记得礼貌,不能在厉先生面前失礼?!?br />
    说完,拧眉看向顾盼,十分的不放心,“特别是盼盼你?!?br />
    他这个女孩儿性子软捏,唉……

    对于顾文峰的特别关注,顾盼心底觉得好笑,但是脸上却是挂着柔和的笑容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顾唯一眼睛始终看着咖啡馆,神色淡淡。

    一行走来三个人,厉靳南拧眉,手一顿,银勺敲到了瓷杯,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一旁躺尸的厉梨立马大叫:“三叔叔你勺子碰到杯子了!”

    厉靳南声音沉沉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厉梨瞪了厉靳南一眼,却也乖乖的闭上了嘴巴,往柔软的皮质椅子上面一趟,打算继续装死。

    进来第一眼,顾盼就看到了厉靳南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太过耀眼,放在人群中,他身上的光辉能遮盖住所有人的光彩。

    只是他怎么会来这么早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