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园 > 女生言情 > 不了情 > 正文 第942节
    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我也脚滑

    商好佳气得差点吐血,而最气的莫过于你明知道这个男人是故意的,你还不能拿他怎么办,只能自己憋着气!

    等车子一到超市,她没有任何迟疑打开车门就下去了,直接把君临给丢下了,管他生不生气。

    她到了超市就一通胡买,反正刷的是君临的卡,她真的一点都不心疼的。

    君临没多会就找来了,表情淡淡的,似乎并没有生气,看了看她购物车里的东西,真怀疑这女人是要把整个超市也买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觉得不悦,反正她高兴就行。

    君临丝毫没注意到此时自己脸上的笑容有多宠溺,两人付了钱出来,一个表情悲壮,一个闲适。

    悲壮的那个是商好佳,因为刚刚买的两大袋子东西,此刻都在自己的手上拧着,反观君临,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悠闲得不能再悠闲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!

    商好佳咬着腮帮子,问道,“车子呢?”

    “你去取?!彼殉翟砍椎莞?。

    商好佳当时是拒绝的,可君临接下来又说道,“你买这么多东西,你自己去放?!?br />
    果然是在报复自己多买东西了,商好佳吃了闷亏,只能拿着钥匙去取车,费劲的将两个购物袋放到后备箱里,才开了车过去。

    君临还在刚才的位置等着,甚至还悠闲的点了支烟,跟她的气喘吁吁形成了很强烈的对比。

    商好佳故意就将车子停到了前面一点,为的就是让这男人多走两步,既然要伤害,那就互相伤害好了。

    君临到也没气,慢慢的走了过来,在商好佳打开车门下来后,直接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商好佳,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站在风中凌乱了一把,才默默的回到了驾驶座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她不是君临的对手,所以吃亏,就吃亏吧。

    商好佳默不作声的开着车沿着来时的路线回去,一路上两人谁也没说话,没多会身边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,似乎是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商好佳扭头看了一眼,发现他是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人应该是疲惫到极致,才会这么快就睡着吧?

    在她的认知里,君临一直都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,从不在旁人勉强放松自己,更不可能让人看见他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认识了这么久,做过最亲密的事情,现在还共处在一个屋檐下,商好佳还是没有看清楚他,从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或者,从不知道他是怎么看自己的。

    或者就如他上次所说的那样,在他眼里,自己就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吧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不安分这个词从来都不是褒义,特别是用来形容女人的时候,就变得更恶毒了。

    一般被安上不安分这个形容的女人,都会拿去和潘金莲做对比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商好佳心里就憋着气呢,她忍不住也想脚滑一下,惊扰这男人的美梦!

    人都是冲动型的动物,当商好佳真的这么做之后,才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脚滑,那是真的脚滑了,直接装上了一旁的围栏,伴随着一阵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,她的心也跟着碎裂了……

    身旁的男人醒来,看了看眼前的情形,再看了看商好佳,用眼神询问着。

    商好佳磕磕巴巴的说道,“我……走神……”

    君临什么也没说,打开车门下去,检查了一下前面的情形,然后回来对她说道,“大灯撞坏了,保险杠也脱落了,车头有些凹陷,恩,目前就这些,其他还不知道?!?br />
    商好佳的第一反应就是,“……得陪多少钱?”

    君临闲闲的看了她一眼,“这得送4s店检修才知道,应该不菲?!?br />
    “不菲……”这个数目就足够让商好佳绝望了。

    她想让君临联系保险公司来着,毕竟这么好的车,肯定有买保险的,可是看君临那样子,似乎并没这个打算,她也只能厚着脸皮问了,“君,君临,你这车,买保险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还没?!本倩卮鸬谜嫣钩?,“这车才刚提回来没两天,还没来得及上保险?!?br />
    商好佳,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真的快哇的一声哭出来了,哪有这样的人???

    这么好的车,保险都还没买,就上路了……

    他又不是没有别的车!

    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……

    人果然是不能有坏心思的,一有坏心思,就马上遭报应,商好佳真的觉得自己倒霉透了!

    而且最气的是,君临明明也使坏了啊,为什么他就没报应?

    因为车子坏了的缘故,商好佳做饭的心情也被影响了,要不是君临还在等着吃,而且现在还追加了债务,估计她也不会做这顿饭了。

    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,她听到君临给4s店打了电话,让他们明天来拖车过去修理,她仿佛看见自己的钱都长着翅膀飞走了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她很抑郁。

    君临到是胃口很好,吃了不少,她却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收拾好碗筷,君临已经上楼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她回到房间,把自己身体扔在床上,只想就这么躺着一动不动,脑子里都是自己又欠钱了……

    梦里,君临龇牙咧嘴的向她催债,商好佳又是痛哭又是祈求的,让他多给自己宽限几天。

    可梦里的君临一点也并不讲情面,俨然一个杨白劳,而自己就是那个被摧残的小白菜。

    他说,“既然你没钱还债,那就用身体来偿还吧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他狼扑了过啦。

    商好佳直接从噩梦中醒来,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心有余悸的想,自己可能真的要肉偿了。

    君临很早就走了,那辆被她撞坏的车子也被4s店拖走了,商好佳整个没精打采的趴在沙发上,看着落地窗外面的停车区域。

    外面阴雨连连,偶尔还会有个什么打雷闪电的,跟她现在的心情还真是搭配。

    领班打电话来问她怎么没去上班,她才反应过来,急忙换了衣服出门直奔夜色豪门。

    因为下雨的缘故,生意并不是很好,像商好佳这种平日里生意就不好的人,这会就更是闲着了。

    她问领班,有没有什么来钱快的办法,只要不犯法都行。

    领班笑她,她现在的工作不也犯法么?

    商好佳顿时就偃旗息鼓了,继续一脸绝望的等着生意。

    一整晚的清闲,商好佳连看直播的心情都没有了,眼睛总是忍不住往手机看去,就怕君临给自己打电话来。

    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怕什么就来什么,君临的电话在她快下班的时候打来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那名字,都吓得不敢接,可他又一直打个不停,她不得不接了,“君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饿了?!?br />
    商好佳,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提前半小时下班回去给君临做吃的,没办法,谁叫他现在是自己的债主呢,她的讨好迎合一点,不然日子会过得很艰难的。

    比起昨晚敷衍的一餐,今天商好佳做得很用心,甚至可以说是很精致了。

    看君临的表情,似乎也吃得很满意的样子,商好佳的脸上时刻都带着笑容,声音也温温柔柔的,“君先生,你吃水果吗?昨天买了一些新鲜的水果,我去给你切啊?!?br />
    君临闲闲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点了个头。

    商好佳就去厨房里忙活了,还把切好的水果都精心的摆了盘,插上竹签子,再满脸笑意的送到了他面前,比五星服务还要周到。

    君临一边忙着一边吃她递过来的水果,似乎是很满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眼看着时机好像成熟了,商好佳才小心的问道,“君先生,4s店给你打电话了嘛?那车子的维修费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打了,你不提我还给忘了,一共是六万多的修理费?!?br />
    商好佳,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!

    君临都说忘了,她提个什么劲??!

    只是那么小小的碰撞一下,就要六万多……这车子是金子做的吧?

    商好佳心里都已经在嚎啕大哭了,委委屈屈的看着君临,“我暂时没有那么多钱,所以……可能……大概……你得给我一点时间了?!?br />
    “恩,不着急?!彼绞呛艿ǖ难?。

    商好佳是多希望他把不着急三个字,换成不用了三个字啊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她提前去了夜色豪门,跟领班说了一堆的好话,意思是自己想多接一点生意,如果有客人挑选呢,就多推荐推荐自己。

    领班答应是答应了,但是效果好像并没有。

    她还是乏人问津……

    现在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啊,商好佳困苦的想,是不是自己还得出去找个什么兼职的?

    结合之前找工作的经验,反正自己还有多余的时间,不如再找一份工作吧。

    商好佳这么一想,随后就开始付诸行动了,不过这一次她长了些心眼,找了一些比较正规的求职网站投简历啊。

    不管结果如何,至少自己努力过了啊。

    君临好像一天比一天回来得早了,她在夜色豪门又没有生意,基本都会提前回来,每次一进门就看到君临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,抱着电脑忙碌着。

    商好佳就是想不通,明明楼上有书房,他为什么非得在客厅工作?

    而且每次都会在她进门的时候说上那么一句开场白,“我饿了?!?br />
    她也习惯他每次说饿了,之后就认命的去厨房给他做吃的,食谱也和从前不一样了,开始多元化起来,毕竟讨好债主是她每天的必修课。

    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这几天他没有提债务的事情,所以自己做的这些,还是很有用的。

    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日进斗金

    商好佳刚这么想,就听君临说道,“你最近没找工作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找呢,没找到合适的?!彼磷磐肜锏姆顾档?。

    君临看了她一眼,“想找个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这是关心她的意思?还是关心她能不能还得起钱?

    根据君临那冷血的性子来判断,肯定是后者居多,商好佳瘪了瘪嘴说道,“最好能日进斗金的那种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直接被商好佳终结了,君临丢下碗筷上楼了,似乎是不想再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商好佳收拾完厨房上楼,看到君临的书房门还开着,里面不时传来他打字的声音,应该是很忙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已经快一点了,这人有这么忙吗?

    商好佳犹豫着走了过去,站门口跟君临说话,“君先生,关于修车费的事情,我会努力挣钱还你的,你不用担心,我不是那种赖账的人?!?br />
    君临看都没看她一眼,自然也不会理会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自讨了个没趣,商好佳悻悻然的回了房间,烦恼着自己到底从哪里去弄更多的钱。

    第二天这个契机就到了,她接到了一个招聘电话,通知她去面试。

    有了上一次的教训,商好佳自然多了些心眼,再三询问好对方的地址,确定不是什么郊区后,又询问对方的公司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打电话的人是个男的,声音听上去很清透的样子,年岁大概也不大。

    当然,光是从声音来判断人并不一定准确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一个漫画工作室,是画漫画的?!?br />
    漫画?!

    上次那个秃顶老头也是画漫画的!画的还是那种不堪入目的漫画!

    所以商好佳想也没想就直接挂了电话,什么 鬼契机,都是骗人的!害她白高兴了一场。

    可是她都还没吐槽完,电话又一次打过来了,还是那个电话号码,商好佳到也没有马上拒绝,而是没什么兴趣的接起。

    “商小姐,刚刚是信号不好吗?”

    商好佳,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突然对你们的招聘的岗位不感兴趣了,所以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?!鄙毯眉涯训蒙菩牡乃盗艘痪?,也算是委婉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商小姐,你可以先来我们公司看一看,觉得合适,再做决定好吗?我们这里的工作环境很好,福利也很好的,你是不是不满意薪资啊,我们可以再商讨的?!倍苑剿档煤艹峡业难?。

    商好佳有些烦了,毕竟这么好的事情,怎么可能落到自己的身上?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我刚才的话你是不太理解吗?那我重新表达一次好了,我的意思是,我不太适合你们这个岗位的要求,我也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,更没有什么学历可说,所以,你们还是另外找合适的人选吧,咱们就别再这里闹翻时间了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商小姐,我们工作室真的很欣赏你,你真的可以来看看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我说,你们骗子不是很能言善道的吗?怎么连个可靠的理由都编造不出来?就只会这么一句话?”商好佳索性跟对方摊牌了。

    对方被她的话说得一愣一愣的,“我不太懂商小姐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我一无是处的,你们到底看上我什么了?我改还不行吗?我真没钱给你们骗,所以省点心去骗别人吧?!鄙毯眉衙缓闷乃档?。

    等对方理解完商好佳这句话之后,突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,“商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啊?!?br />
    “???”这话怎么听着有些熟悉,那笑声,她是在那儿听过来着?

    商好佳一时半会还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到是直接坦白了,“商小姐,可能你不记得我了,但是我记得你,有一次在公交车上,你怼了一个买菜的老太太来着,我后来提醒你你的钱包掉了,结果你连钱包都不要了,我捡到了那个钱包,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……就只有几个硬币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商好佳自己都尴尬的咳嗽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看到你投来的简历了,就想起你了,所以希望你能来公司看看,说不定你会喜欢这里的?!?br />
    对方一说开了,商好佳到是有些不自在了,“那……那我过来看看吧,但是你别期望得太高,因为我真的什么都不会?!?br />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的工作性质不复杂,很快就可以上手的?!?br />
    “好,那请问怎么称呼你?”

    “我叫叶非涯?!?br />
    结束电话之后,商好佳收拾了一下自己,就前往这家公司面试了。

    来之前她真没报什么希望,漫画工作室,一听就是那种文化氛围很浓的公司,自己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的,跟文化完全沾不上边。

    而且之前她对叶非涯的印象也不是很清晰,甚至还很不礼貌的怼了对方,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了什么不好的形象。

    这家漫画工作室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很多很多,完全不是上次那种小作坊,而且里面工作的人也有二十来个,大家都分工明确的在做着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起初商好佳以为叶非涯是负责招聘的人,等到了之后才知道,叶

    非涯居然是这家工作室的老板!

    她特别的惊愕,毕竟叶非涯看上去还跟个高中生一样啊。

    “叶……先生……你好,我是商好佳?!鄙毯眉艳限蔚慕樯茏抛约?。

    叶非涯穿得很休闲,指了指一个造型别致的懒人沙发说道,“坐?!?br />
    待她坐下之后,又问道,“喝牛奶还是果汁?”

    “白开水就好?!彼行┙粽?。

    叶非涯却给她倒了牛奶,递过来的时候,商好佳注意到了他的那双手,干净剔透,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这个男人,从脚底到头发丝,都可以用精致来形容。

    “你叫商好佳是吧?这个名字很有趣,我可以教叫你佳佳吗?”叶非涯翻阅着商好佳的简历。

    那简历,其实可以用面目全非来形容。

    之前她根本就不会写简历,绞尽脑汁之后也无果,就去问玲玲,毕竟玲玲的姘头是某个公司的管理,对这种事情应该很擅长的。

    玲玲的姘头告诉她,简历这种事情,就只有一个诀窍,那就是吹。

    就是竭尽所能的把你的人生事迹吹嘘得像是拿诺贝尔奖一样,要以开头就把人给镇住。

    商好佳就当真往这个方面去写了。

    比如她说自己曾经拿过最爱国的奖,这个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上去了,一听就很高大上吧。

    玲玲当时问她,你拿了什么最爱国奖?

    商好佳是这么说的,“我活了二十多年用的所有的商品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中国制造?!?br />
    所以她最爱国!

    玲玲差点没吐血!

    这会被叶非涯这么看着问,她还真有些不好意思,低声心虚的说道,“我都说了,别对我报太大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,你被录取了,工资你开?!?br />
    商好佳,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被录取了?

    她都傻眼了,脑子空白一片之后,才反应过来,急忙起来鞠躬,“谢谢老板录取,祝老板约炮成功!”

    叶非涯,“……”

    商好佳恨不得捂脸找个地洞钻进去,职业习惯,一时半会改不了。

    至于薪水的问题,商好佳说自己没要求,因为叶非涯开的已经很高了,还有上么奖金之类的,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啊。

    她当天就上班了,做的工作也很简单,就是想一些有趣的事情就行,用现在网络流行语来说,就是个段子手。

    她很质疑的问了一下叶非涯,为什么他就这么确定自己可以胜任这份工作。

    叶非涯回答了一句不知是褒是贬的话,“因为你浑身上下都是段子?!?br />
    商好佳,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身边很多男人对她身材的赞赏都会用什么性感,火辣,很正,前凸后翘来形容。

    居然第一次有人用浑身上下都是段子来形容她的身材,这种男人……怕是没女朋友吧!

    不管如何,商好佳总算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,接下来就是想办法快点把君临的钱还了,然后……做两条平行线吧。

    晚上她跟领班说起自己找到工作的事情,领班都特别的惊讶,再三的问他,“佳佳,你真的打算不做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现在好不容易要洗心革面了,你应该恭喜我才对啊?!?br />
    领班的表情有些怪异,“我也想恭喜你的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商好佳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领班缺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,我去跟老板说说这件事情, 到时候再给你答复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好,麻烦你了,张姐?!?br />
    她在那里等了一会,张姐去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才回来,表情有些沉重,想说什么,最后又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商好佳急性子,直接就问道,“张姐,老板怎么说?你直接告诉我就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佳佳,我也很开心你能找到好的工作,但是老板这边,他很生气,说回来是你自己要求的,现在你又要走,这来来去去的,把夜色豪门当成旅馆了一样,所以他没同意?!?br />
    这到是商好佳始料未及的,“那怎么办?以前大家不都是可以随意走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佳佳,你也别怪老板生气,因为你这两次接待的那个客人,是个得罪不起的主,你就算要离开,也得先让这个客人松口才行,我也没办法啊?!?br />
    商好佳从没遇上过这样的事情,这会也是六神无主了。

    关于那个客人,她是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甚至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,更别提知道他的身份名字了,让她去从何求情呢?

    “佳佳,这样吧,反正你那边的工作和这里的工作时间不冲突,你可以在这边先挂着,不接客就好,等下次那个客人再来了,你再试着跟他说说,听老板的意思是,如果那个客人同意了,你就能离开夜色豪门了,大家都不为难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(这个标题很内涵啊,君临有一天会让她日进斗金的……哈哈哈哈……群么一个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