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3章 送去幼儿园

    谭暮白跟陶陶说了尾巴很大的狼之后。

    陶陶趁机缠着谭暮白给她讲了一个晚上的狼故事。

    不管是狼来了,还是小红帽的狼外婆,还是最近热播的动画片里面的各种各样的狼。

    谭暮白将自己知道的,都跟她说了个差不多,然后才把这个好奇的孩子给哄睡了。

    孩子哄得睡着了之后,谭暮白没有睡意,就起床看了看自己床头柜上面摆放着的医学书籍。

    有了困意之后,才重新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陶陶去幼儿园的这件事情,很快户籍所那边就传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让谭暮白过去给孩子上户口,然后过到她的户籍本上,正式变成了她跟陆励南的第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办完了之后,市区幼儿园那边的申请也极其顺利的通过了。

    当天带着孩子去报名的是方娟。

    方娟回来了之后,就一直觉得奇怪,也觉得庆幸。

    一边将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,一边开口道:“我听人家说,市区这家幼儿园费用贵不说,教学质量虽然好,但是录取条件很苛刻,每次去报名,都要排队,特别是在招生季,孩子家长都要提前一天搬着小马扎去排队给孩子报名的,说来也怪了,这人家说的这么难,我们陶陶去了之后,就做了个拼图游戏,就给录取了?!?br />
    谭暮白笑着过去摸了摸陶陶的头发:“一定是陶陶太聪明了?!?br />
    陶陶扬起小脸来。

    方娟又道: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,我带着陶陶从幼儿园里面出来的时候,刚好上次送陶陶去派出所的那个元先生也在幼儿园里面,还过来跟我们打了招呼?!?br />
    谭暮白听见母亲这么说,就皱了皱眉毛。

    怎么哪儿都有他?

    按理来说,单身的元熙是不可能踏足市区幼儿园的啊。

    她这边皱着眉毛没有想明白为什么。

    那边方娟就道:“陶陶下周就可以去幼儿园了,这两天我们去给陶陶买两件新衣服,然后给陶陶买一个新书包跟新文具?!?br />
    陶陶特别懂事的开口:“谢谢外婆?!?br />
    “乖孩子,”方娟将陶陶从地上抱起来,然后坐在沙发上,嘱咐他,“去了幼儿园之后要听老师的话,好好跟小朋友玩,不许欺负别的小朋友?!?br />
    谭暮白听着母亲嘱咐陶陶这些事情,就补充了一句:“如果有人欺负你,你就狠狠的踢他的屁股?!?br />
    陶陶认真的点头:“嗯?!?br />
    方娟听着女儿这样教育儿子,就瞪了女儿一眼:“小孩子你怎么能够教他打架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教他合理的?;ぷ约?,反正屁股上面肉多,踢一下也不会伤到哪儿的?!?br />
    方娟摇摇头。

    陶陶那边就好奇起来:“妈咪小时候在幼儿园经常踢别人屁股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谭暮白没有立刻回答,有些支吾。

    方娟替她回答:“是,你妈咪幼儿园的时候可虎的一个孩子呢,幼儿园小霸王,没人打得过她?!?br />
    谭暮白想起那零星的少时记忆,就笑了起来:“也没有那么霸道?!?br />
    “总之你妈咪小时候可是不肯吃亏的主儿?!?br />
    谭暮白笑道:“这倒是?!?br />
    她们娘俩相依为命,如果懦弱,就会被人家欺负。

    所以,从她很小的时候,就一直是一个不服输也不示弱的倔强孩子。

    渐渐长大,虽然有的棱角已经被软化打磨,但是要强的性格,却一直是未能改变的。

    第824章 又是巧遇

    陶陶被送去幼儿园的是接近腊月的时候。

    天气冷的厉害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温度越降越低,寒流逼近回旋。

    也预示着年关即将来临,陶陶的幼儿园也快要放假了。

    只是,陆励南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这已经超过了她所预料的时间。

    谭暮白的心里面有些担忧,但是几次给陆励南打电话,都没有任何一通打通过去。

    她跟卫琴说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卫琴就笑着安慰她:“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,不要担心他,这孩子可命大呢?!?br />
    其实,当母亲的心里面何尝不担心呢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儿媳妇儿的面前,还是得镇定的安慰她的。

    谭暮白笑笑,跟婆家人吃了一顿晚饭,便回娘家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军医院里面有台手术需要她亲自操刀去做。

    而且手术过程中出了一点小问题,原定的时间内并未完成这个手术。

    拖了一个多小时,才把手术给做完。!%

    她跟母亲说好了今天下午去接陶陶回家,因为在手术室里面也没有打电话的空,也无暇去顾及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忘了跟母亲说先去把孩子给接回来。

    她匆匆忙忙到了市区幼儿园的门口。

    门前的空空荡荡的,除了门口的保安转了两个圈然后去跟传达室的老大爷下起象棋之外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孩子的影子?(!&

    她皱紧了眉毛,一边要给方娟打电话,一边做着双重准备,要去幼儿园里面找老师问问情况。

    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,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喊她:“妈咪!”

    谭暮白听见这个声音,马上就眼睛一亮,转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果然,是陶陶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的陶陶正坐在一辆跟陆励南所开的同款的军用路虎车里面。

    从打开的窗户里面,还能看见坐在驾驶席上倾身看过来的元熙。

    元熙的眼睛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谭暮白却一下子就皱紧了眉毛。

    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谭暮白走过去,拉开车门要把陶陶给接出来。

    元熙却锁了副驾驶座位的车门,然后道:“上车吧,我送你们回家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麻烦元先生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麻烦,”元熙看着她,眸子里面都是温和礼貌的友善,“上车吧?!?br />
    谭暮白这次没有立刻上车。

    因为这段时间里,元熙出现的地方实在是跟她太巧合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顺风车也顺的太蹊跷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元熙: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元熙听见谭暮白这样严肃的问她,笑起来:“我能做什么,顺便送你们娘俩回家而已啊?!?br />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出现在陶陶的幼儿园门口?”

    谭暮白问元熙。

    元熙道:“最近我战友的儿子在这家幼儿园,我帮他过来看看?!?br />
    “战友的儿子?”

    战友的儿子用得着你元熙来管?

    谭暮白的心里面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下一秒,元熙就像是明白了谭暮白的想法一样,垂了垂眼睛,一股无名的悲伤漫上的眼底,声音也瞬间就苦涩了几分:“我的战友上次在任务中牺牲了,孩子的母亲经常生病,所以我常过来看看?!?br />
    这么一说,谭暮白皱紧了眉毛:“原来是这样?!?br />
    陶陶看着谭暮白皱眉的模样,又看了看元熙,发现在元熙的眼底,闪过一抹狐狸般狡猾。

    陶陶看着他眼眸中的神色,忍不住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所以想要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但是,元熙却催她:“上车吧,天要全黑了,我快点送你们回去?!?br />
    谭暮白抿了抿唇,还是妥协的上了车,坐在车子的后边位置上。

    看着谭暮白上车,坐好。

    元熙嘴角的笑容上扬了几分。

    女人,真容易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