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4 大结局

    顾微微发现,家里所有的行李箱都不见了,一问张婶这才知道,傅景琛叫人把这些全都给丢了。

    其实之前她怀过一个孩子,还差点就生了下来,她早就不需要去上那些劳什子课程了,她只是想避开傅景琛。

    可是她真的累了,跑不动了。

    于是无可避免的要和傅景琛同处在一个屋檐下。

    他每天早上六点多就开始做复健,那些复健单调无聊,在她看来根本就是小儿科,可是对一个身体偏瘫的人来说无异于登天。

    但她偶尔也会去瞄上两眼,因为复健教练说,他发现每次她去了以后,他的信心就会有所增长。

    顾微微可不认为自己这是在给傅景琛打气,她只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。

    日复一日,傅景琛居然渐渐的也能自己杵着拐杖走路了。

    他能走路的第一天就是自己上到了二楼,敲开了顾微微的房门。

    其实她肚子渐渐大了,老太太有意让她也搬到一楼去住、这样也方便行动,但是她不想和傅景琛同房,傅景琛也不想自己误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,因此没有强求。

    当看到门口杵着拐杖站立着的傅景琛的那一刹那,顾微微惊的捂住了嘴,然后在手掌的遮掩下,她的唇边情不自禁的溢出了一个笑。

    傅景琛显然也看见了她带着笑意的眼睛,他自己的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下巴朝房间了点了点:“我可以进去坐坐吗?”

    顾微微扶着腰,给他让出了一条道。

    傅景琛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坐了下来,手指抚摸着床单,心中不由回想起往日的情景,曾几何时,就在这个房间里,就在这张大床上,大红的床单被罩,他们也曾在这里纠缠。

    他眼中满满的都是回忆,却被顾微微打断:“你来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傅景琛点了点头,忽然扬手递给了顾微微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顾微微接过来扫了一眼,一下子愣住,那是一份股权转让书,他已经签好字了,她感到不可置信:“你要给我傅氏40%的股份?”

    要知道,他作为傅氏最大的股东,也才持股60%的股份而已。

    傅景琛看着她吃惊不小的样子,宠溺的笑了:“我还有20%的股份在手上,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了,就把股份转让给他。这我已经写在转让书的附加条件里了,你可以看看?!?br />
    顾微微楞了半晌,这才点了点头:“好,我接受了。这是我和孩子应得的?!?br />
    傅景琛也垂下了脑袋:“微微,现在的我,只希望你和孩子能开心?!?br />
    顾微微看着低着头的傅景琛,从前的他是那样的高傲自负、不可一世,何曾像现在这样在她面前低过头。

    她忽然哽咽了起来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傅景琛抬头看顾微微。

    “你开心吗?”

    傅景琛有些试探性的伸出手,抚上了顾微微的肚子,他见她没有闪躲,便小心翼翼的把耳朵也贴了上去,低低说着:“要你们开心了,我才开心?!?br />
    顾微微生产在即,傅家老宅在郊区,离市中心最好的医院比较远,所以提前三天就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傅景琛也要去,被傅老太太拒绝了。其实顾微微心里希望他能来,可她并没有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今非昔比,如今的傅景琛不再像从前那样风光无两了,他可能也不喜欢以现在这个样子在出现在公众场合。

    然而,当天夜里十点多,她就在自己的病房里看见了他。

    她住的是个套间,她在里面休息,忽然听见外面有响动,就走出去看,却发现是傅景琛……在挣扎着穿成人纸尿裤……那个他再怎么行动缓慢、宁可憋着一步步挪向卫生间也不肯穿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他见了她,有些慌乱,想要隐藏两腿上套着的东西,但忽然却发现没有这个必要,只手有些抖的将纸尿裤穿好,然后朝她看过去,平和的问:“怎么了?需要什么吗?”

    顾微微没有说话,咬了咬大拇指,声音哽咽的问:“干嘛穿这个,在家里我怎么没见你用过?”

    傅景琛笑了笑,脸颊上似乎有一丝丝红:“我怕你夜里就要生了,反正我是要在产房外面等着你和孩子出来的,穿上这个比较方便?!?br />
    顾微微的眼泪忽然决堤,她抿着唇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过了好一会儿才擦了眼泪问他:“景琛,我想你抱抱我和孩子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傅景琛的眼睛忽地一亮,眸中仿佛有流星划过,喃喃开口:“求之不得?!?br />
    ---全文完---